阿司匹林.

喜欢栾辞。

雷卡/橘子汽水

-ooc,一篇练习


-

  初夏带来的燥热与干渴,非常不喜欢。

  

  我正坐在距离操场位子较远台阶上休息,体感高温令人感到不适。阳光透过树荫形成斑斑点点落在周围,我用手扇上下晃动试图让自己凉快些,只可惜效果不明显。

  刚买到的几瓶豆奶已经喝完,透明的玻璃瓶子整齐立在台阶上,看着独剩下只有手中的半盒饼干,咖啡色扁圆体状的酥性点心,多看一眼都会提醒道现在喉咙有多干燥。

  无奈只得抬起头寻找些目标转移注意力,我的视线向一边偏移,看到了几个人朝这边走来,当中有一个墨蓝发色的人,如深海的颜色一般。

  他穿着束身衣,外套随意搭在肩上,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人有些悠闲自在的站在那。他手中的瓶子因为从冰柜里拿出接触到外面的高温而附满水珠,但却不在意手套已经被水浸湿。大概是刚运动后不久,耳侧的发丝因为汗水而黏在侧颊。玻璃瓶里饮料不时有气泡升浮出水面,不久后便会裂开,融于在液体中,最后被他灌进嘴里。

  我忍不住向着人的视线移去——只看到了一堵极为普通墙以及围栏,当我将视线移回到他本人所在的位子时,发现对方正看着自己,还抬起手勾了勾手指示意自己过去。我动了动身子想要起身过去,可却停止了动作,能清楚看到他周围几个人蔑视眼神。又是这种眼神。心底开始滋生出的怒意让两指发力,捏碎了盒里饼干。对方似乎是知道了什么,转过头看着身旁人的表情,冷冷道出一个字。

  “滚。”

  突然的尴尬只得让他们离开,他看起来丝毫不在意那些,大跨步向这里走来。

  “怎么,刚刚再看我。”他嗤笑出声。嘴里扑出的是一种属于汽水的刺鼻味,还有橘子的香甜。

  “雷狮。你叫什么名字?”

  语毕很自觉的伸手到自己盒里拿起刚捏成两半的饼干,扔进嘴里吃了。

  “卡米尔。”


-

  初入秋,天气渐凉了下来,冷风不停吹动着枝上有些泛黄的树叶。

  卡米尔站在窗台思考。他都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就这么随意与同一个不熟的人结伴。或许是上次他帮了他,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

  他也有想过,将会一直跟随于他。


  “卡米尔——”雷狮凑到他耳边低声唤起人的名字。

  卡米尔听到声音慢慢睁开眼,得知自己是在书桌上睡着了。此外空气中还有橘子的香甜和汽水味,他就明白,自己大哥又带了橘子汽水。就像第一次一样。卡米尔不太喜欢碳酸饮料的味道,所以不接触,有的只是看雷狮喝得很开心的样子。同时也因为他限制雷狮喝酒,所以只得选择饮料代替。

  “......哈啾!”

  由于坐窗边吹冷风时间过久的缘故,身体着凉卡米尔小声打了个喷嚏。雷狮见状则笑了笑,从包里拎出一小袋刚蒸好不久的红豆糍粑,白嫩的糯米里藏着颗颗红豆,淋上一勺焦红糖汁后递了过来,热腾腾的,还冒着白气。卡米尔凑上前咬了一口,甜腻的气息瞬间溢满口腔。

  “吃着让身子暖和些,可别感冒了。”雷狮托着脸坐在旁边道。卡米尔看向他然后一把把红豆糍粑塞给雷狮,对方也不避开咬了一大口,咽下去后皱起眉喊着太甜了他受不了。


-

  卡米尔能清晰感到大脑神经发出的疼痛感,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咬紧牙关好让自己没这么痛苦。抚在腹部伤口的手的手套早已被自己的血液染红。他蹬了蹬腿退后靠上墙,视线模糊不清就连前方的建筑也无法判断,但很奇怪的是,却又能看清脚边染上血色的头巾。

  “......头巾。”

  低语道什么,用仅剩的力气伸手去抓起头巾,捆在手臂上。不能让它被风吹走了。来自血液的涩酸气味弥漫在空气中,让卡米尔想到了橘子汽水。

  “大哥......”

  他最后一次念出他的名字,张着嘴又发不出声音。没人可以听到。

  卡米尔闭上眼睛,放松了眉,唇角向上提了提,睡着在了这里。


--

很久不写文了。最近才开始写,然而也写不出自己真正想要表达的。我多写几次慢慢练习吧..。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41)
©阿司匹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