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司匹林.

喜欢栾辞。

【维赛】惩

ooc

千万不要嫌弃我


-


  维鲁特刚从会议室走出来,面色沉重,因为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搞不好还可能丧命,他并不想让自己的挚友去冒这个险。然而赛科尔还什么都不知道坐在窗户上玩弄旁边花盆上的花,花朵很脆弱,已经被赛科尔折磨得花根都有断根的准备,维鲁特担心赛科尔,担心他的命运会想这盆花一样。

  “这次的任务很危险,你别去了。”维鲁特看着面前这个嬉皮笑脸的人严肃地说着。

  “哈!有什么危险的,让本少看看。”说完扯过对方手中的任务单。

  “切,不就是要灭掉西国的一个组织么,有什么难的,做完这个我这学期的学分成绩可就有救了!”赛科尔还是蛮开心的,因为完成这个他就不用被维鲁特拉去补习重考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维鲁特皱了下眉,看着这个家伙完全不把这个组织放在眼里,如果简单为什么没有人领取这个任务,为什么分数高的能让他成绩挽回,难道只有他一个人会眼馋?这人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当然没有。维鲁特想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必须听我的指挥。”还没等赛科尔叫喊庆祝就打住了他补充道。

“行了行了听克洛诺大少爷的,满意了么?“赛科尔不耐烦的应着,然后回头换衣准备。



  赛科尔看着地图终于找到了正确位置,中途多次迷路他维鲁特有了放弃他的打算。这个组织里都是弗尔萨瑞斯的叛兵,可能会使用机械傀儡兵,维鲁特之前就去问过格洛莉娅傀儡的弱点,就是不知道告诉这家伙记住了没有。

  “就是这里了吧,mad累死本少了!”赛科尔对着正用耳机接听的维鲁特抱怨着。

  “上楼,记住我说的”维鲁特提醒了他一次,让他回忆自己之前说的话。

  房子很大,赛科尔像是来闲逛似得,大大咧咧的直接上了二楼,还在跟维鲁特夸奖墙上的画好看。

  “你给我认真点!”

  “好好好,认真认真。”赛科尔非常随便的回应着维鲁特,完全没有认真的打算。刚说完转头看见一个男子带着惶恐的表情看着自己,然后转头要跑。赛科尔二话不说冲上前用长短刺杀了这个男子。

  这时,从拐角冲出两个傀儡兵朝着赛科尔来。

  “腰部后面。”维鲁特又一次提醒了赛科尔,平时的高度训练在加上维鲁特的指挥,赛科尔很轻松容易就干掉了两个傀儡。

  “诶维鲁特你怎么会了解傀儡,我原本以为你这个书呆子只会考试!”赛科尔这么和维鲁特说着。

  很好,原来自己之前和这个家伙说的话他果然一句都没听。

  随后又出来好几个傀儡兵也被赛科尔解决了。维鲁特意识不对劲,这里傀儡数量应该不会少,到现在也没见到几个人,这样和傀儡耗下去会有危险。

“撤退。”维鲁特突然向赛科尔发出命令。

  “哈?什么,都这个进度了你叫我跑?。”

  “别让我重复第二次。”

  “啧,维鲁特你什么时候也像姑娘家一样这么啰嗦了?”赛科尔不喜欢打到一半就逃走,这样他来的意义在哪里。

  “......”维鲁特沉默了一会儿又补充着“赶紧回来。”

  “我不!我才不要被你拉去补习!说完切断了通话线。

  “......”维鲁特十指相扣在一起托着脸沉默了。

  就在这时,趁着赛科尔砍断通话线的那一时分心,傀儡又从拐角出现,朝着赛科尔冲过来。

  “啊——!赛科尔的左手直接被机械傀儡砍伤,还好赛科尔这次幸运反应过来躲过了,但还是没逃过受伤的命运。挥动右手的长剑往傀儡后腰刺去。

  “啧,早知道用能力了!”赛科尔还在抱怨时,伤口传来阵阵剧痛让他难以忍受,“嘶...他娘的..痛死本少了啊。”

  “谁在那?”一个声音传出。

  任务失败,赛科尔还被发现了,只好用能力逃走。

  赛科尔回到了学校后门,血几乎流了一路,他没有回去,他现在是不知道怎么和维鲁特交差了。

  “你是打算让血一直流光?”

  伤口还在流着血,疼痛让赛科尔紧闭双眼睁不开,这个声音...是维鲁特!赛科尔几乎要跳起来。

  “见到鬼了么?”维鲁特皱起眉来,扛起赛科尔往宿舍回去。维鲁特现在非常生气,但出生军人世家还是没有把愤怒表现在脸上。

  “比见鬼了还可怕......”赛科尔在心里这么说着没有说出口,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回到宿舍,维鲁特一点都不手软,直接把赛科尔扔在床上,拿出药箱帮对方消毒、包扎。

  “嘶——痛痛痛痛痛!”赛科尔忍不住大喊出来

  “违抗命令的下场,你安静。”

  “......”

  包扎好后,维鲁特拿出一把钥匙,在宿舍里又打开了个房间,没间宿舍里都有一个房间是给其他参观校园的外校学生住宿用的。赛科尔从来没有注意到有第二个房间的存在,反应过来时已经被维鲁特用绳子绑住手丢进房间里了。

  “喂!维鲁特你什...唔...唔嗯”还没等到他说完维鲁特已经用嘴堵住了他的嘴,手抓住衣服用力扒开直接扒烂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87815187768357


 维鲁特起身往门外走“今晚你就在这里吧”说完头也不回关上门,锁门。

  “我靠!维鲁特你就这么丢下我?!”赛科尔大声吼着,吼也没用,维鲁特根本不理他。

  赛科尔还是第一次见到维鲁特这么发火。

  早晨,维鲁特打开门进来看赛科尔。

  “......为什么这家伙这样子也能睡着。”维鲁特看着赛科尔这奇葩的睡姿不由自主地去嫌弃了他。

  维鲁特蹲了下来,抚摸着赛科尔的腰部,从腰线沿着一直到腰窝,看着昨天晚上自己的“杰作”嘴角不经意上扬,在脸上化开成笑容。

  当赛科尔醒来时,已经是下午。转头看到维鲁特就坐在他旁边,看着书,像是待了很久的样子。

  “......放开我。”

  “呵,你不是很有本事么,自己解开?”维鲁特把注意力全集中在书上,即使对方醒了也没有转头去看他。

  “我都被绑住了怎么解?!”赛科尔冲维鲁特喊着。

  “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维鲁特用余光看着他然后轻笑了一声放下手中的书去帮对方解开手上的绳子。轻轻揉着赛科尔手腕上被绳子勒出红印的地方“还疼么?”

  “切,谁要你管了,没你本大爷一样活得很潇洒!”赛科尔一如既往嚣张如平时,仿佛昨晚是维鲁特惹他生气。

  “那再来一次?”

  维鲁特这一句让赛科尔语塞,正当在想怎么回击时被对方压在墙上,后背突然的贴着光滑冰凉的墙面让赛科尔从头到脚打了个哆嗦。

  “怎么,冷 ?”

  “你想干什么!?”

  “干你。”

  “维鲁特这是学校,不是你家!”

  “我也担心门隔音不好,你注意点。”

  “喂...唔...”赛科尔刚开口就被维鲁特塞了颗白色的药丸,赛科尔直接吞下去了,口中还余留着些淡甜。

  “你给我吃了什么?!”


【中间再次是不可描述请点击链接观看靴靴!】


赛科尔这幅模样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诱人,冲击入潮水般把大脑所想的全部冲走,使赛科尔脑里一片空白,身上所有力气已经没了,瘫软将身子扑进维鲁特怀里,合上眼睛,意识渐渐淡去......

  很好,剩下的交给维鲁特。





上一篇
评论(10)
热度(43)
©阿司匹林. | Powered by LOFTER